关注我们

游戏之外:CJ上的二次元

游戏盛典 ChinaJoy2015 日前在上海完满闭幕,今年的CJ吸引了27万观众前来,上海38度的高温都难挡游戏玩家、周边爱好者、Coser、记者、摄影师们的热情。其中,我们发现到场的参会者中也包含了一些“二次元人群”,这个群体近来越来越受到游戏圈的人的关注,我们随机采访了一些“二次元人群”,看看他们在CJ上的收获。(※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CJ这么大,她却找不到想要的游戏

身穿着水蓝色Lolita裙子的扬子是个游戏狂热粉丝,虽然她努力地维持着优雅,但难掩神色间的疲惫,从早上逛到下午,CJ场地之大和人流之多都是超过她想象的。一开始听说我要访问时还略带羞涩的她在听到我准确地说出她穿的 Lolita 而不是 Cosplay 之后,明显放下了戒心,开始放松地跟我聊起天来。她这次来CJ主要是来看游戏的,这次CJ要到西山居、网易、盛大等等大厂商的展台看一下。她是个大学生,时间比较充裕,平时喜欢玩《剑侠情缘三》和《Love Live! 学园偶像祭》

cjnijigen0803 (5)

近来她也听说了很多关于二次元手游的消息,在这次的CJ上她也有特意留意了一下,去不少展台试玩了他们新出的手游,她说自己对游戏要求比较高,不仅外表要好看,最重要的还是玩法,玩法没什么新意的话,也很难吸引她继续玩下去。据了解,这次CJ现场有近700家厂商参展,她已经试玩了不少游戏,这次的CJ历程已经接近尾声,但她却仍然没有找到合心意的游戏,她觉得有些失望。不过她也表示,明年她还会再来。

她知道都不是正版,可是她喜欢啊

我见到小格的时候,她穿着深蓝色的水手服扎着双马尾,在一群男性玩家中间显得非常打眼。她今年才11岁,还在读小学,因为平时还要上学,所以就算想玩电脑游戏也不是很方便,手机游戏就成了她最好的选择。

cjnijigen0803 (1)

她来之前并没有太多关注展会都有些什么展位和游戏出展,来的目的之一是买动漫周边,但她对厂商送的周边没有什么兴趣,因为都是些她不认识的作品的周边,她给我看的她手上拿的几个都是买来的“福袋”,福袋里面装的是一些随机的动漫周边,付钱之后才能打开包装看到内容,玩家运气好的话有可能会抽到比福袋本身价值要高的商品。

小格买了《LoveLive!》《黑执事》和《寄生兽》的福袋,里面有眼镜布、书签、海报、笔记本等等的周边,她说最高兴的就是《LoveLive!》福袋里抽中了一个她喜欢的角色星空凛的手表,说到自己喜欢的动漫作品的时候,小格显得非常兴奋。我跟小格说这些是盗版的周边,小格说她知道,但是不在意,她当然也想买正版的周边,但是正版周边定价太贵了,她现在还无法负担。

她差点以为这次上不了台……

后后是一名大一的学生,从成都特地赶来上海参加 ChinaJoy Cosplay 总决赛的她直到上台前一天都还在发愁,原因很简单,就是审核问题。她们的比赛定在了8月1日,而31号晚上十点她们才接到通知说她们的节目服装还要改,露腰都不行,打底衣也不许要肉色的只能用黑色的,“明天就要比赛了,让我们上哪儿找啊。”后后觉得非常委屈,这对她们来说是个突如其来的打击,当天晚上整个社团都陷入了低落的气氛之中。

今年出台的政策不但限制了 ShowGirl,还影响到了 Cosplay 比赛的参赛选手们。色情、暴力、血腥,只要出演的舞台剧里有其中的任何一样,都有可能会被停赛。后后的社团出演的是魔兽题材,讲述的是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向阿尔萨斯复仇的故事,除了在演出之中会有砍杀、复仇、诅咒等“危险”元素之外,她们最大的问题还是服装,虽然她们已经对希尔瓦娜斯和血精灵们原本清凉的服装进行了改良,但似乎还是不能让来检查的人满意。她们为了这个剧已经准备了一整年了,她们每个星期在业余课余进行两次高强度的排练,有些团员还因为排练受了伤,如果临时因为这种原因而被停赛,她觉得无法接受。

cjnijigen0803 (6)

虽然想了很多办法,但她们还是没办法解决服装的问题,幸运的是因为比赛刚查了一个尺度比较大的社团,她们这种本就不算严重的社团就被放过去了,她们得以照常演出了,演出后台下掌声雷动。演出后,她一边用冰袋冰敷着还沾着黑乎乎的油彩的脸(她cos的亡灵需要把脸涂成黑黑白白的)一边跟我闲聊,她笑着跟我说经过了这一系列的风波,只要能完整地做完整套舞台剧,她就已经很开心了,拿不拿奖都无所谓。随后她兴奋地问我《仙境传说》和西山居的展台是在哪个馆,2号上午她有时间,想去好好逛一下……

ChinaJoy 的 Cosplay 总决赛是目前国内水准最顶尖的Cosplay比赛之一,能够获得比赛的团队金奖是Cosplay社团的最高荣誉,除了荣誉之外,获得金奖还可以得到奖金10000元人民币,事后我从她们社团团长的微博里了解到,光是希尔瓦娜斯的装备她们就花了近3000元来准备。

到我发稿的时候,比赛结果已经出来了,后后所在的社团并没有获得任何奖项。

“每年只有这个时候能聚在一起了。”

当我问到AD是来CJ干什么的时候,AD说:“当然是来拍妹子的啊!”

“当然”两个字,他说得干脆利落、掷地有声。在场馆和场馆之间的过道里,Miyu发现了正在整理沉重的摄影器材包的他。与前面采访到的几位不同,他的打扮没有任何“二次元”的标志,如果不是我无意中听到他和朋友聊起“舰娘(《舰队Collection》)”的公式,根本不知道他原来也是“自己人”。

AD是上海人,今年已经36岁的他在外企工作,还是单身。经过一番攀谈之后,他给我展示了他相机里的图片,照片的内容大部分都是 ShowGirl,也有一些 Cosplay 的玩家和穿 Lolita 的妹子,关于游戏的东西相对比较少。他说,是因为自己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关心游戏的事情了。

AD以前是狂热的动漫粉丝,那时候网络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他们几个朋友就分别买不同动画片的VCD然后交换来看,新出的动漫资讯杂志也一期都不会落下,虽然看动画漫画的渠道很少,但是他们还是对此非常着迷。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时间比较多,他还会存好久的钱,就为了到处旅游和基友见面。但随着年纪增长工作越来越繁忙,现在看动漫的渠道多了,自己可以支配的钱也多了,但他可以花在爱好上的精力和时间也越来越少。他坦言,平时工作太忙,基本没什么时间玩游戏,现在正在玩的还是一年前开始的《舰队Collection》,就算没有办法花很多时间在上面,偶尔上去看看自己的“老婆”他就心满意足了。

cjnijigen0803 (2)

对他来说,CJ除了是一个巨大的摄影舞台之外,也是一个和好基友聚会的机会,每年CJ,他以前认识的和现在网上认识的一起玩摄影玩游戏的朋友们就会从全国各地到上海来,他们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聚会聊天,每年的这个时候,是他们圈子里最热闹的时期,也是他一年中最快乐最期待的节日。

“我儿子是搞动漫的!”

去过CJ的人应该都知道,在展会门口打车有多难。那天下午三点多钟,我与 小A 汗如雨下地站了二十分钟,才终于拦到了一辆不嫌我们路程短、也没有坐地起价的出租车。严格来说,出租车司机郝师傅并不是“二次元人群”,但是他距离二次元也并不远,知道我们是专门从广州来看游戏展之后,他主动提起来自己有一个“搞动漫”的儿子。郝师傅说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为了游戏特地坐飞机到上海来,言语间充满了好奇。一路上他大谈《大圣归来》作为动画电影的意义,又跟我们咨询天价游戏装备的新闻,从字里行间我们能听出来,平时他一定是很努力地用自己的方式来了解这一个行业。

cjnijigen0803 (10)

当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郝师傅有些忐忑地问我们:“你们觉得我们国家的这个动漫产业前景怎么样啊?”我忽然也紧张了起来,我不知道他是第几次向乘客提出这样的问题,也不敢确定他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来询问我们这些萍水相逢的人这种难以回答的问题。想了一会儿后,我还是回答说,我国的制作技术并不差,就是少了些机遇,现在业界越来越重视版权,动漫行业以后应该会越来越好的。郝师傅立马高兴地接了一句:“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分享至: